麻豆传媒林予曦怎么回事 一月 13, 2021 by admin

  那个疯子,她疯了。

   那时候的他,脑海里只闪过这么一个念头。

   他转过头就跑,转头的刹那,他看到了坐在副驾驶席上的她,惨白的脸,如黑洞般的双眸,艳红的唇,微微勾起,笑得那般邪恶。

   但,双腿哪里逃得过四轮。

   然后,“砰——”

   剧烈的疼痛,脑海的一刹白光,瞬间,四面八方的黑,湮没了他。

   直到,现在,醒来。

   所以,苏暖玉是参与到撞击他的人之一,只是,没有想到,赵钊国竟然一己之力承担了所有的罪责。

   好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苏暖玉终究还是被警方发现了她罪恶的曾经,终于在警方的通缉名单上,真是太好了。

   当然了,最好的还是,他一直以为去世的夕晚,想不到就在他的眼皮底子下,活着!

   明日觉得,这个世界没有比这个更美好的事情了。

   ——

   齐耳短发美女绿色吊带裙白瓷肌肤清澈眼眸写真图片

   小艾听到明日的叙述以后,心中大恸,“明日哥,你真是受苦了,哎,想不到苏暖玉这个人这么狡猾,竟然利用去世的夕晚姐骗你,真是可恶啊!连去世的夕晚姐都不放过!以后她肯定是要下地狱的!好在老天有眼,你没有事情。”

   明日“嗯”了声,心中默默道,上苍自然是有眼的,你看,夕晚就没有去世。

   两个人聊了没多久之后,秦子君前来查病房,小艾乐滋滋地打招呼,“秦医生,你来啦。”

   秦子君点点头,一番检查以后,“恢复得不错,继续保持这样的心情,到时候也可以慢慢做些力量的恢复性训练。”

   郑明日点头,“谢谢秦医生。”

   “不用谢我,这是我的本职工作罢了,何况你能醒来,和你自身的毅力有很大的关系。”

   明日笑了笑,“要谢的。何况你并不是军二的医生,为了我待在这个医院,就更要感谢了。”

   秦子君挑眉,耸了耸肩道,“这倒是,不过这样的话,你更应该谢谢阿湛。不然我还真不一定接手你这个病号。”

   他说完,离开了病房。

   秦医生离开之后,小艾把削好的苹果丁用牙签插了,而后递给明日,“秦医生就是这么个性,不过医术真是厉害了。说起来我以为他就是一个脑外科的医生,结果林熙的主刀医师,好像也是他呢。”

   哎,怎么感觉全能一样啊,医生不是只能看一种病人么?还是他书上的课本知识学得不够完全?

   “林熙的主刀医师是他?”

   “嗯。”小艾点头,“我其实挺盼望他不好的,但是秦子君医生主刀的话,总觉得能把他治好,真是讨厌啊。”

   “不过林熙就算被治好了也没有关系,因为现在的他也是身败名裂了,和苏暖玉一样,林熙在大家的眼里就是一个大写加粗的渣男。”

   “嗯?”明日又不解了,总觉得自己睡了八个月以后,就和这个社会脱节的厉害。

   于是,小艾又给明日科普了一番。比如他和夕晚七年的恋情被爆了,林熙自己也承认了,但是恋爱期间劈腿数次也是没法否认了,然后还和唐糖生了个私生女等等。

   听完这一切后,明日一阵沉默,不过转念,他又释怀了。

   毕竟夕晚还活在这个世界上,林熙的所作所为,她定然是看在眼里的。想来,她也不会为林熙难过了。

   ——

   汐婉听到李湛的那两句话后,脑海一片空白,还是一旁老小的哭声把她拽醒了。

   但她顾不得抱起老小哄,只呆呆地站立在原地,看着那边目光紧紧凝视着她的李湛,她扯了扯嗓子,发现沙哑的厉害,“阿……阿湛……”

   她不知道说什么,现在的她大脑一片真空,感觉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一般。

   他知道了。

   可是,他什么时候知道的?

   他害怕吗?

   她和林熙的过往他也知道了……

   还有那个视频……

 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 就在她支支吾吾的刹那,一个暖暖的带着沐浴乳味道的香气怀抱,紧紧地锁住了她。

   她被他抱在怀中。

   忍不住,她双眼热泪盈眶。

   “你不害怕吗?”

   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……

   她还记得刚开始那会儿,她自己看到自己的双手双脚,都会觉得害怕,每每询问自己,这是尸体吗?她是鬼吗?还是,她以为她是江夕晚,只是她的一枕黄粱梦?其实自始至终,她都是江汐婉?

   可是,她可以轻易地登录江夕晚的微信、微博……

   她清楚地记得每一个江夕晚的瞬间……

   所以,她是借尸还魂?还是老天赏赐的重生?

   但,她后来不怕,那是因为她始终都是自己。

   但是,阿湛知道了,他不害怕吗?

   “你是我的妻子,我怎么可能害怕。”

   “我是江夕晚啊,我的意思是,我是那个江夕晚啊……我原本的身体……我……”

   她说着,忍不住哭了出来,大滴大滴的泪珠,不断地往下落,打湿他的衬衫,晕开了一滩水渍。

   她哭,他拍着她的背脊,“我知道,我知道你是她。”

   “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是人是鬼,你真的不怕吗?”

   “不怕。”

   “可是,阿湛,我怕,我一直都怕。”汐婉哭着道,“我怕被人发现,我是个可怕的怪物,被捉走,被人做法,被人研究……”

   听着她的哭诉,心底一阵心疼,“傻瓜,那都是你演的电影情节,现实又怎么可能发生呢。”

   “可是,我应该死了,却又活了,也是电影里的情节,不是吗?可是,我活着,阿湛,我活着!我当初被苏暖玉割破静脉的时候,我真的以为,我死了。我那时候好恨,恨我为什么瞎眼,恨她不被世人发现真面目,又惋惜我还没有成功的梦想……可就要这么憋屈的死了……”

   李湛心中心疼,忍不住摸着她的脑袋,“我们不怕。苏暖玉已经被人发现真面目了,而你,还活着,不仅活着,你有我,有景琰,有琳琅,有景行,还有爸爸妈妈,有爷爷,有小嫣……”

   “可是我怕这也是我的一场梦啊,阿湛,你那么好……”我好怕失去你……